46423

温馨提示

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,阅读体验更好哦~

篮家别墅内

唐蓓蓓端端正正的坐着,原本约好的蓝老爷子一直没有过来。

在她进来时,佣人已经当着她的面禀报过了。

唐蓓蓓坐在那,脑中一直闪过蓝明涵那双漆黑的眸子,她很确定自己肯定见过这双眸子,可她就是想不起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了。

"唐小姐,不好意思,我家老爷子在睡午觉。麻烦您再稍微等会儿!"许是看唐蓓蓓一直端坐着,佣人忍不住提醒了一下。

唐蓓蓓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,朝佣人轻轻的摇了摇头:"没关系的,等他休息好!"

那佣人听到唐蓓蓓的话,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。

就这样,唐蓓蓓在客厅里等了两个多小时。

两个多小时候,篮家老爷子终于姗姗来迟了。

篮家老爷子头发已经花白了,拄着一根拐杖,身上穿着复古的中山装,五官端正,即便已经上了年纪,周身散发着让人不易亲近的疏愣气息。

看到她,只轻轻颔首和她点了点头:"唐小姐,让你久等了。"

语气中并没有太多的歉意。

他径自在唐蓓蓓对面坐下,这才朝唐蓓蓓上下打量了一眼,眸子微动,开口朝唐蓓蓓说道:"你让老李来找我说谈婚事,你家长辈呢!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你和我孙子的婚事是你舅舅定下来的!你不让他来谈。"

关于唐蓓蓓昨晚把唐松仁一家赶出去的事,他自然也已经知道了。

他三年前见过这个孩子一回,对唐蓓蓓的印象还在胆小,上不了台面。

他听到身边人报告的时候还是十分惊讶的,他倒是也完全没想到她能做的出这种事。

如今看到唐蓓蓓,更是惊讶。

唐蓓蓓从容的回视着老爷子,朝他微笑着说道:"我自己的婚事还是我自己来谈更好!舅舅始终是舅舅,他们并不知道我想要什么,我想什么。"

她从容不迫,居然有着上位者的气势。

蓝老爷子看着面前和三年前换了一个人一样的唐蓓蓓,脸上的神情多了几分探究。

脑中闪过自己孙子刚刚的话:爷爷,我觉得唐蓓蓓挺好的,既然她主动提了婚事,那就定下来吧!

"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谈谈婚事吧!对于聘礼,你有什么要求。"蓝老爷子紧盯着唐蓓蓓问道。

唐蓓蓓看着蓝老爷子一字字的说道:"我想要城北的那快地"

蓝老爷子听到她的话,眉头顿时蹙紧了,片刻后,他沉声说道:"唐小姐,你的胃口可真不小!城北那块地价值十个亿!你要十个亿的聘礼,你的假装呢!"

唐蓓蓓静静看着已经生气的老爷子,一字一句的说道:"我的嫁妆就是整个唐氏!我嫁到篮家,我所有的一切就是篮家的了。包括唐氏和我这个人。"

蓝老爷子倒是真没想到唐蓓蓓居然会这么说,微眯着双眸盯着唐蓓蓓的面容,许久都没有说话。

在冗长的静默之后。

他沉声开口说道:"据我所知,唐氏从你父母去世之后一直是你舅舅在掌管。你能保证唐氏还是你的吗?"

唐蓓蓓神情坚定:"那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东西,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!老爷子,我今日自己来和您谈婚事,您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。我舅舅自我父母去世之后不曾善待我,我今日来,就是想要表情,我以后的靠山,我以后的依靠是我夫家,而不是我舅舅一家!"

蓝老爷子原本对唐蓓蓓还有轻蔑,听到她这番话之后,很是满意:"既然你都舍得把整个唐氏作为嫁妆了,那我自然不会舍不得区区十亿的地。不过……"

说到最后,他的尾音拉长。

唐蓓蓓静静干等着他恕我按。

"不过我孙子的情况你应该听说过,五年前的车祸里,他毁了容,双腿也残废了,一直需要依靠着轮椅。"

唐蓓蓓深吸了一口气:"我知道。"

蓝老爷子听到她这话,轻嗤了一声:"所以你图我孙子什么?就是为了篮家这块地?"

唐蓓蓓垂眸,静默片刻:"我想要一个家!不被当成外人的家!从我父母去世之后,我只想要一个家。"

蓝老爷子听着她,不再说话,扭头对身边的副官说道:"你去安排一下,让唐小姐带着那块地的合同去接手唐氏。"

他说着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"在带唐小姐去见见少爷,如果唐小姐没意见,那婚事就定了!"

唐蓓蓓起身,恭敬的和蓝老爷子打了个招呼,然后跟着那人上楼了。

在转身的一瞬间,唐蓓蓓彻底的松了一口气。

她后背已经湿透了。

她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,做错了什么。

前世,她的婚事都是唐松仁和蓝老爷子周旋的,到婚礼那天,她甚至一句话都不曾和蓝老爷子说过。

这一世,她需要自己和蓝老爷子谈,她必须谈成。

这个曾叱咤了北城几十年的蓝老爷子啊!

她心里清楚的很,唐松仁这么多年并不是在唐氏白呆的。

唐氏的人只知道唐松仁,根本没人知道她唐蓓蓓。

如今她要把唐松仁赶走,想要接手公司,只带城北的地接手公司是不行的。她必须要得到篮家的庇护,否则她在公司寸步难行。

篮家有神秘的背传承,有用不完的金钱,还有谁都不敢得罪的背景。

所以,只有她自己明白,今天和老爷子的谈话有多重要。

就在此时,她身后响起了一个低沉沧桑的声音:"唐小姐,你如果好好照顾我孙子,篮家就是你的家!如果你只是想要利用篮家,那么你的下场或许会和我孙子之前娶的几个女人一样!"

唐蓓蓓听到这话,脚下的步子一滞,然后才缓缓抬脚,朝楼上走去。

她跟着老管家到了一个房间门口。

老管家敲了敲门。

里面传来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,那声音很难听,如同破损的陨,让人听的莫名不舒服。

管家推门进去。

逆光下,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落入唐蓓蓓的眼帘。

唐蓓蓓对上那双眸子,眉头忽的一跳,陡然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他了

是他……

首页
目录
加入书架
支持作者创作,解锁后继续阅读
解锁本章:书币
余额书币:书币 | 书券
余额不足哦~
   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
    更多充值及说明
    青少年模式
   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,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,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。请监护人主动选择,并设置手机号验证。
   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