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837

温馨提示

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,阅读体验更好哦~

早饭是当地特色,辛甘从小乳糖不耐,不能吃奶制品,就跟老板娘要了杯温水喝。

辛甘也不着急,她有时间和耐心。

昼夜温差巨大,白天太阳晒的毒辣,到了晚上温度直降二十几度,饶是辛甘也有些撑不住这么明显的温差变化,几天下来就感冒了。

嗓子沙哑的说不出来,还咳嗽,头疼,脑子昏昏沉沉的,就想睡觉。

她不知道,她这一睡,一觉醒来房间里就多了一个人。

一个只在照片上见过的人。

是程究。

程究是下午过来的,他刚把事情处理完,才有空过来。

小十说她这几天都在客栈里待着,哪里都没去,这会过来一看,才看到她脸色白的跟纸一样,是身体不舒服。

"水土不服还是发烧了?"

男人的声音低沉醇厚,很有磁性,口音纯正,一听就不是本地人,和她一样,都是墉城的。

辛甘下意识检查自己着装,她睡觉前换了贴身的衣服的,而这会领口大开,风光无限,她下意识捂紧衣领,扯着被子挡在胸前。

男人注意到她的动作,笑了一声,说:"放心,我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,等扯了证再光明正大。"

这话直白的让她不知道做什么反应。

而且充满野性。

辛甘抿了下唇,嗓子像是走音的小提琴,又涩又刺耳,她说:"还没结婚。"

"不过不是快了吗?"程究提醒了句,"你来找我,不是为了婚前培养感情?"

表面上是这样没错,这也是两家人希望的,所以才会让她来北屿找程究。

可这话从程究嘴里说出来,有几分的嘲讽。

嗓子突然发痒,她忍不住咳了几下,咳的脸色更白。

程究走了过来,手掌自然探她额头,脸一沉,说:"你发烧了。"

辛甘又咳起来,止不住的咳。

程究干脆把她从被窝里抱出来,她想挣扎,可当下两个人的身份,觉得挣扎难免让人觉得矫情,可她也不能接受和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有如此亲昵的举动,她脸冷了,忍不住说:"你放我下来,我自己可以走。"

程究没让,她拗不过他,心里叹了口气,认命了似的,但她不想穿睡衣出街,刚想说话的时候,他问:"你有没有带厚的外套?"

她点头。

"在哪?"

"在箱子里,你放我下来,我自己能拿。"

北屿的昼夜温度差她来之前有做过功课的,特地准备了几件厚实的外套。

程究自己一个大男人也不好瞎翻姑娘家的私人行李箱,即便这姑娘是他从小到大未过门的媳妇。

对,辛家和程家两家订的是娃娃亲。

他从小就知道辛甘的存在,但辛甘从小就被送到国外念书,一直没机会见上面,两家也不急,就琢磨着等他们长大了安排再见面也来得及。

在今天之前,辛甘是没见过程究的。

但彼此之间都清楚对方的存在。

程究拿了根烟,目光沉沉盯着衣衫不整的辛甘弯腰翻箱子,她很瘦,腰肢盈盈不堪一握,仿佛只要他稍微用力,就能掐断。

首页
目录
加入书架
支持作者创作,解锁后继续阅读
解锁本章:书币
余额书币:书币 | 书券
余额不足哦~
   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
    更多充值及说明
    青少年模式
   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,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,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。请监护人主动选择,并设置手机号验证。
   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