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49

温馨提示

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,阅读体验更好哦~

秋天的深夜透着凉意,一个公园边的长椅上,陆阳铭坐在那里。

看着手里仅剩下的几十块零钱,无奈暗叹!

大城市虽好,没钱却是寸步难行。

从吴家出来之后,他想找个地方先住下来。结果到酒店一看,一晚上最少都得好几百,瞬间吓退。

最后只得找旅社,再便宜也得七八十,兜里的钱刚刚够。可是,如果住了房,明天就得挨饿了。

吃饱是第一重要的事情,随便买了几个馒头就和一下之后,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。

从包里翻出老头子给的卡,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,不过这是师父留给自己的钱,没想这么快就用。

就在这时,电话响了起来。

陌生号码,当然,他手机也只存了老头子的号码而已。

"哪位?"

"是,是陆阳铭先生吗?!!"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生惊惧而小心翼翼的声音。

"我是,你哪位?"

"我是林妙妙,白天在高铁站您给了我了这号码的。"

陆阳铭瞬间反应过来,脑子里浮现出那个面带酒窝的短发漂亮女孩。

"这么快就撞邪了?"

"大师,您得救救我啊,刚才好吓人,我,呜呜呜……"林妙妙说着,哭了起来。

"我不是让你晚上别开门吗?"

"对不起,我、我,呜呜呜……"

"你别哭,现在什么情况,慢慢说?"陆阳铭安慰道,这会儿再责怪她也没什么意义。

林妙妙抽泣着将遭遇简单说了一遍之后,陆阳铭皱了皱眉头。

"你呆在家别动,我马上过去。"说完,挂了电话。

汗!这下又得破费了,我这命哟!

挡了辆出租车,赶向沁湖小区。

下了车,又花了三十五块,兜里只剩下三十几块钱了,陆阳铭一阵郁闷,她家居然住得这么远。

这里居然还是个别墅区,挺有钱啊,不行,自己得捞回本来才行,可是到大门口就被保安给挡了下来。

"喂!林妙妙,我到了,保安不让我进,怎么办?"陆阳铭只得给对方打过去电话。

"啊?陆大师,你把电话给保安,我跟他说。"林妙妙赶紧说道。

保安接过电话,说了几句之后,将电话递还回来,一脸笑容放行。

陆阳铭这才走了进去,按照指示,他来到了48号别墅。

放眼看了看,这里果然阴气笼罩,的确有不干净的东西。

"叮咚!"按响了门铃。

"陆大师请进。"喇叭里传来林妙妙的声音。喀嚓!自动锁开了,陆阳铭推门走了进去。

来到里面,林妙妙人已经冲了出来迎接。

看到陆阳铭,她整个人这才松了口气,现在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"陆大师,您总算来了,刚才吓死我了……"说着,眼睛里莹光闪烁。

"有我在,放心,咱们进去说吧。"陆阳铭说完,二人走了进去。

进屋后,里面阴气比外面浓郁得多,陆阳铭看了一眼地上盒子里的红色高跟鞋。

浓浓阴气便是从这上面散发出来的,不祥之物。

"这就是那快递小哥送来的?"

"嗯。"林妙妙非常害怕,躲在陆阳铭身后。

他走过去,弯腰拿起鞋盒,又拿起里面的高跟鞋看了看。一股透骨的寒意传来,手上看不见的阴铭纹浮现散发着慑人的光芒,迅速将那寒意逼退。

这鞋子果然有问题,翻看了一下,鞋底部被人点了一个红点。两只鞋都一样,看来是被人祭炼过。

"这鞋有问题,得烧了,在院子里可以吗?"陆阳铭问道。

"可、可以。"林妙妙赶紧点头,要不是敢碰这玩意儿,她早就扔出别墅外面去了。

拿着鞋子,放到院子里。陆阳铭手捏法诀,手指上立刻有道道如经络一般的光线亮起,噗!一团蓝色小火苗凭空串了出来。

轻轻一弹,噗!

那鞋子瞬间就被点着,燃烧起来。

只几息间,但发出噼叭作响之声。

这一幕看得林妙妙惊愕不已,心中暗喜,自己这次总算是碰上高人了。

陆阳铭看着她双手紧紧握着之前送她的小木雕,笑了笑"这铭纹符雕用过之后就没用了,扔了吧。"

"啊?!!!"林妙妙一惊,刚才可是这东西救了自己,如今听说没用了,不由一阵失望。

"回去哪,一会儿我再送你一个。"陆阳铭笑了笑,二人回到了屋里。

坐在沙发上,林妙妙去给他倒了杯水回来。

"陆大师,我怎么这么倒霉,为什么那鬼非要来找我?"林妙妙一脸郁闷又害怕的问道。

"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,肯定是你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。"

"没有啊,我连鬼都看不见,怎么会?"

"正因为看不见,得罪了也不知道。"

"那、那我该怎么办?"林妙妙急了。

突然,陆阳铭一把抓过对方右手,吓了她一跳。

"你、你要干什么?"下意识的,她惊恐的问道。孤男寡女独处一室,又是个陌生男子,不好说。

陆阳铭紧紧盯着她的手,正面看了看,又翻手学看了看问道:"你碰过那鞋子了?"

"嗯、嗯!"

"糟糕!"他如此一说,林妙妙的小心脏又是咯噔一下。

陆阳铭右手捏诀,轻轻在那洁白纤荑的手指上划了几下,原本什么了没有的指法突然变红。

"啊!怎么会、怎么会这样!!!?"她吓得缩回手,赶紧在沙发上蹭,可是怎么也擦不掉,心中更是越发的惊恐无比。

"这是死人血,再由怨气祭炼过,沾上就擦不掉的。"陆阳铭无奈的说了一句。

"啊?!那、那我是不是死定了,呜呜呜!"她吓得哭了起来,一个妙龄少女哪里经历过这种恐怖的事情,其内心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。

"沾了死人血,就等于签字画押一样,唯今之际,只有找到那个快递小哥,弄清楚是怎么回事,才能从根源上解决此事。"

"谢谢、谢谢陆大师,只要您救我,多少钱我都给你。"听闻还有希望,她抹着眼泪感激涕零的保证道。

陆阳铭又在她手指上一抹,人血消失。

"我暂时将它隐去,免得你害怕。不过今天晚上我没地方去,恐怕得在你这里借住一晚上了。"

"当然当然,我们就睡沙发吧,你睡这边,我睡那边。"林妙妙现在哪啥得让他离开,甚至都不敢自己一个人睡了。

"呃!!好吧,明天我们再去找那快递小哥。"陆阳铭点了点头,睡沙发总比睡公园强多了。

夜黑风高,一整晚别墅外面都阴风阵阵,鬼影重重,隐隐能听到诡异的声响。

陆阳铭睡得跟死猪一样,林妙妙却怎么也睡不着,就这么睁着眼睛,缩成一团……

首页
目录
加入书架
支持作者创作,解锁后继续阅读
解锁本章:书币
余额书币:书币 | 书券
余额不足哦~
   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
    更多充值及说明
    青少年模式
   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,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,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。请监护人主动选择,并设置手机号验证。
   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