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368

温馨提示

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,阅读体验更好哦~

那时候我爸早就和爷爷分家而住,但两家只隔着一条街。

我好奇的看着那些人走进爷爷家里,然后想着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客人。

直到土坯房子里就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,然后就是锅碗瓢盆摔在地上的声音。

我顿时急了,拎着棍子就朝外面跑,刚刚跑到门口,就见爷爷怒发须张,拎着擀面杖把几个男子硬生生的打了出来。

那几个男子被打的哭爹喊娘,满头是血,两个女的吓得呆住了,手里的箱子散开了都不知道,一捆捆红彤彤的钞票刺的我眼疼。

其中一人气急败坏的吼道:"张老头!别给脸不要脸!都他娘的什么时代了!还守着你那一套破烂玩意儿当宝贝!"

"看看你这些年过的什么生活!连臭要饭的都不如!爷们儿给你一条金光大道你不走,非得在这破村子里死磕是不是?"

那男子叫嚣的厉害,但爷爷却只阴沉着脸,回了一句:滚!

那男子怒道:"行!姓张的!你牛逼!爷们儿今天服你!但你别忘了,你张家有罪!几辈子都赎不完的罪!"

"你想替整个张家扛起这份罪!那也得看老天爷答不答应!"

说完之后,几个男女捡起地上成捆的钞票,狠狠的瞪了爷爷一眼,然后钻进车里扬长而去。

因为正是夏收时候,这场架并没有引起村民的注意,只有我穿着裤衩背心,手里拎着棍子狠狠的朝两辆车上砸去。

棍子落在车后玻璃上,咣当一声砸出了个坑,引的车里又是一阵尖叫。

那辆车一溜烟的跑了,只留下我爷孙俩儿蹲在地上,收拾被打坏的锅碗瓢盆。这时候我才发现,爷爷的头发已经很白很白了,腰也佝偻的厉害。

毕竟是快七十岁的老人了。

我俩收拾完东西后就相顾沉默,我没问爷爷,那几个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,又要干什么。

爷爷也没有跟我解释,只是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抽烟。

过了好一会儿,爷爷才忽然对我说:"小九,你收拾一下东西,明天就走。"

我手稍稍颤抖了一下,说:"去哪?"

爷爷说:"省城,石门!"

所以我听爷爷说的这么坚决,顿时脑子嗡了一下,自己怕是真不能在家待了。

爷爷见我眼眶都红了,叹了口气:"小九,你看了我六年书,该看的给你看了,不该看的也给你看了。"

"有些事情,你现在不明白,以后肯定会明白的。"

我沙哑着嗓子说:"爷爷,是不是跟那几个男女有关?"

爷爷摸着我的头,笑着说:"有关系,也没关系。总之他们的到来,让我明白了,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,只能真正的去面对。"

"去吧,你爸妈那边,我去跟他们说。"

爷爷向来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,说通俗点,那叫霸道。别看父亲和两个叔叔都跟爷爷分家住,但爷爷一句话说下来,父亲和叔叔们都不敢放半个屁。

不过那天晚上,我爸妈跟爷爷大吵了一架,吵的那个凶,几乎把房顶都给掀翻了,老爸扯着嗓子喊,要把我送去石门市那个王八蛋手里,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。

紧接着爷爷的怒吼又盖了过去。

我不知道省城那个王八蛋到底是谁,反正争吵一直持续到后半夜,精疲力尽的爸妈才总算是同意了爷爷的话。

让我去省城找那个王八蛋。

那天晚上,爸妈亲自给我收拾行囊,短袖,T恤,外套,甚至还有一件厚厚的羽绒服,全都给塞进了背包里面。

除此之外,老爸还把厚厚的一摞钱,分成三个部分藏在背包里面,那一摞钱很厚,差不多三万多的样子。

他们收拾的行囊让我脸色发白,我问爷爷,这次出门,什么时候才能回来?

结果爷爷却摸着我的头,意味深长的说:"等你觉得可以回来的时候,就能回来了。"

这句话说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但也明白过来,这次出门恐怕很长很长时间,指不定还要在外面过冬。

不然母亲不会把羽绒服也给我塞里面的。

想到这,我又有点激动。刚满十八岁的大男孩,平日里学业繁重,最多也就去过周边几个小县城,要说对外面没向往那是不可能的。

尤其是我亲眼看到老爸在我包里塞的那一摞钱,更让我心痒痒的。

小时候家里条件一般,爸妈对我的零花钱管控很严,从小到大,我兜里就没有超过一百块钱的时候。

骤然见到好几万块钱都属于我自己支配,那种兴奋,激动的情绪甚至冲淡了我离家的忧愁。

就这样,我被爷爷强行赶出了家。

我出门那天谁也没有送我,只有爷爷养的大黄狗跟着我一直到了村外,直到我搭上一辆去火车站的过路车后,大黄狗才摇着尾巴,汪汪叫着回家了。

那时候我真没想到,自己这次出门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省城距离我家并不远,也就三百多公里的样子。但省会城市就是省会城市,我背着笨重的包裹在街道上走了一个多小时,才找到了一家写着花圈寿衣的店铺。

老爸说的那个王八蛋,就是这家店的老板。

爷爷说,让我喊这人三叔,老爸则不以为然的说,喊他王八蛋就行。就因为这一句话,老爸还挨了爷爷一巴掌。

我不知道老爸跟他到底有什么过节,但既然是投奔人家,我决定还是客气一点,当下我走上前,对店铺里面喊了一声:"三叔在吗?"

三叔,是爷爷让我喊的。

店铺里面没人回应,但里屋似乎有人在说话。我想了想,就迈步走进店铺。刚刚站稳身子,就见里屋走出来两个人。

其中一人花白胡子,穿着中山装,满脸恭敬。另一人脸色蜡黄,耷拉着双眼,总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。

但看到我站在门口后,微微抬起眼皮打量了我一眼,就在那时候,我看到他双眼明亮的很,根本就不像是病恹恹的样子。

然后我听到他说:"你是老张家的孩子?"

我急忙说:"三叔,我叫张九罪,爷爷让我来找您的。"

首页
目录
加入书架
支持作者创作,解锁后继续阅读
解锁本章:书币
余额书币:书币 | 书券
余额不足哦~
   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
    更多充值及说明
    青少年模式
   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,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,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。请监护人主动选择,并设置手机号验证。
   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>>